内容详情

在中唐诗坛的时尚圈中,除了之前说过的元白诗派和韩孟诗派,还有两位重要的人物:刘禹锡和柳宗元。这两人关系很好,才华相当,遭遇类似——都因为政治站队的问题,遭到长期的贬谪,两人又并称“刘柳”

刘禹锡和柳宗元同样长期被贬十八线外,结局却大有不同

被贬在外,生活在十八线城市的“刘柳”

与活跃在文坛中心的韩、孟、元、白诸人不同,他们俩都是被贬在外的地方官,长期生活在二三线甚至是十八线小城市。

在创新的风潮如火如荼,大众流行路线与重口小众趣味难分伯仲的中唐诗坛上,他们就像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,虽身处逆境而不甘沉沦,坚定而执着地做着自己。

柳宗元心思较重,内敛深沉,常常是强颜欢笑而内心抑郁,因此年仅47岁就死在柳州贬所。

刘禹锡和柳宗元同样长期被贬十八线外,结局却大有不同

《江雪》

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。

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

这首《江雪》被誉为唐人五言绝句最佳者,也是他清冷寂寥的心境和孤傲高洁的灵魂的传神写照。他的精神气质以这样一首诗的形式,浸染了后来的每一个冬天。当白雪落满千山的时候,你一定会想起他。

刘禹锡和柳宗元同样长期被贬十八线外,结局却大有不同

而刘禹锡的性格更为豁达,通透睿智。

他熬过了23年的贬谪时期,晚年官至太子宾客(终于是三品大员了),经常与白居易唱和交游,他俩又并称“刘白”。

诗如其人,他的诗歌明快爽朗,昂扬激越。

刘禹锡与白居易

他55岁时在扬州与白居易第一次见面,白居易送了他一首诗,出于礼尚往来他回写的这首《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》,金句频出,胜过了白居易的原作而被传诵至今

巴山楚水凄凉地,二十三年弃置身。

怀旧空吟闻笛赋,到乡翻似烂柯人。

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。

今日听君歌一曲,暂凭杯酒长精神。

刘禹锡和柳宗元同样长期被贬十八线外,结局却大有不同

他的《浪淘沙词》、《杨柳枝词》系列,充满面向未来的乐观精神,也是励志必读。以后,在安慰失意人的时候,不妨把“是金子总会发光的”这句大俗话,换成更为豪迈大气的:

莫道谗言如浪深,莫言迁客似沙沉。

千淘万漉虽辛苦,吹尽狂沙始到金。

《浪淘沙词九首》其八

同柳宗元一样,刘禹锡也把精神气质,通过一首诗溶入了一个季节——每到秋天,就无法不想起他的《秋词》:

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。

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。

刘禹锡和柳宗元同样长期被贬十八线外,结局却大有不同


作者:文雯,北京大学中文系98级本科,02级硕士。

编辑:未名湖是个海洋(本文在发布时对作者原文进行了适当编辑)

本文系“未名湖是个海洋”授权发布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;本文未标注的图片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