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详情

柳永才情卓绝,独步北宋文坛。可以说宋词婉约派中他可以排名前五。然而这样一位被现代人捧举的词人其实在那个时代是被人低看,甚至是冷落和嫌弃的。

近代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也鄙夷柳永,但是时光流淌百年,柳永被现代人逐渐读懂,惺惺怜惜,委婉哀伤,情深意切。

柳永为何一直被正统词人轻视,现代人却喜欢

据说晏殊(名句: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。小园香径独徘徊),曾拒绝柳永的做官申请。包括宋仁宗也不待见柳永,甚至说出“柳三变既以调词忤仁庙,吏部不放改官”的话,柳永一生穷困潦倒,仕途不畅。

晏殊年龄比柳永小几岁,位高权重,进士出身是皇帝面前的红人,又是当朝文坛大老,新秀经他品题,立马朝野闻名,身价百倍。柳永也是抱着这个目的,当时他也才气日盛,自然想得到晏殊几句赞誉和好评。然而晏殊作为庄重的词人的代表注重典雅和含蓄,自然不会欣赏这位留恋青楼与妓女惺惺相惜的他。

于是,几场考试考下来,名落孙山。几年复几年依然未上榜。满腔愤怒一曲《鹤冲天》喷薄而出:

黄金榜上,偶失龙头望。明代暂遗贤,如何向。未遂风云便,争不恣狂荡。何须论得丧。才子词人,自是白衣卿相。

烟花巷陌,依约丹青屏障。幸有意中人,堪寻访。且恁偎红依翠,风流事,平生畅。青春都一饷。忍把浮名,换了浅斟低唱。

柳词言词恳切,通俗达意。这首词流产很广很快,可以说被当时士大夫名流传唱,立马传入了宋仁宗的宫廷中。这首词给他带来了名声,也带来了厄运。后来的一次科考,他过五关斩六将,考试发挥出了不错的水平,殿试发榜之际,宋仁宗拿起试卷,一看是柳永,随手御笔批下:“且去浅斟低唱,何要浮名?”,盖棺定论,掷地有声。皇上当有如此评论,那些当官的自然知道如何迎合。

柳永为何一直被正统词人轻视,现代人却喜欢

从此柳永成了天涯浪子,自称“奉旨填词柳三变”。他绝望落魄,即使后来谋的一官半职,所经之地,不乏良好的政声。但是始终上不去,依旧一个小官一壶酒,一曲新词,落拓清闲。

文人圈子不属于他,官场圈子则更不属于他。官场游走,宦海沉浮,柳永始终没法融入体制内。“千秋万岁名,寂寞身后事”。之后的柳永在词作上不断喷涌而出,在落魄失意的催化、酒醉愁困的麻醉下,绚丽出一首首另后世称颂的佳作。

柳永为何一直被正统词人轻视,现代人却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