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详情

禅修札记:从柳宗元的诗,看文人墨客的禅境

千山鸟飞绝,万籁人踪灭。

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

——柳宗元

人世间人来人往,心山上鸟去鸟回。

难得此刻千山鸟飞绝,万籁人踪灭。

既然鸟已飞绝,人踪已灭,那就静心垂钓吧。

莫让鸟至花枝,人上心头,要是一声鸟鸣、一个脚步把鱼儿给惊跑了,那也是可惜。

廓然宇宙之中独立着这么一位孤舟蓑笠翁,在垂钓寒江之雪。甚好。我都有些不敢发出声响了,怕打破了你一心的寂寥。

禅修札记:从柳宗元的诗,看文人墨客的禅境

德诚船居也如你,在夜里寒水之上乘舟垂钓。“千尺丝纶直下垂,一波才动万波随。夜静水寒鱼不食,满船空载月明归。”(德诚船居)但开始他却没有你柳河东的寂寥啊。德诚船居那一波才动万波随,一波推一波,荡开了波波江水。一念随一念,念念纷飞,他那山头上,可是鸟鸣雀和。

不知河东此刻是在家里静坐,还是在禅堂参禅,这么铁了心的就要独钓寒江雪。

不过你也只能钓那寒江之雪了,既然鸟已飞绝,那无需再赶鸟,既然人踪已灭,也就不必再追人。无鸟可赶,无人可追,除了钓寒江雪你还能如何?

禅修札记:从柳宗元的诗,看文人墨客的禅境

不过江水虽寒,不一定结冰成雪,虽然茫茫大地唯余老翁,但老翁终究还是人踪。因此,河东虽有心钓雪,却不知是否能够一尝白雪之冰冷、剔透。

还是德诚好,虽说波波荡漾,鸟鸟相鸣,但还是“夜静水寒鱼不食”。

波在夜里荡开,波再大,夜也是静的。今夜,你我满载一船明月,归去。

禅修札记:从柳宗元的诗,看文人墨客的禅境